西宁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游戏

日本女八路青春献给中国

来源: 作者: 2019-11-08 05:12:32

日本女"八路"青春献给中国

十七岁加入东北抗联 至今仍会唱革命歌曲

年过古稀的本多歌子说,她特别想回到中国安度晚年

本多歌子(右)和本文作者在其家中

在卫生队时的本多歌子(左)与战友在一起

“我17岁就参军了,我是‘八路军’!”77岁的日本老太太本多歌子自豪地对说。

作为神奈川县日中和平友好会会长,本多歌子一直为民间日中友好而奔忙,她说她的青春属于中国:从10岁到26岁的16年时光是在中国度过的,17岁参加了东北抗日民主联军,跟随部队走遍中国的大江南北。

那年8·15

父亲想杀掉全家

本多歌子乐观开朗、充满激情,在她位于东京附近金泽文库的家里,她让我穿上和服,向我讲述了很多过去的事。她说她对中国充满感情,去中国对她来说就是“回娘家”。

本多歌子生长在日本一个注重传统礼仪的家庭。1937年,父亲带着10岁的她和全家人参加了当地的开拓团,来到中国黑龙江的阿城,负责向驻扎在附近的侵华日军关东军部队提供粮食供给。

歌子说,1945年8月15日是她终身难忘的日子。那天父亲从开拓团回来,铁青着脸说:“日本败了,你们都穿好衣服到开拓团本部去。”后来歌子才知道,日本战败的现实让父亲很难接受,父亲当时本想先杀了全家人而后自绝的,但是被亲朋制止了。

歌子说,在开拓团,父亲对中国百姓很友善,常把家里的东西送给周围的中国人。也就是从那时起,从父亲的行为中,歌子理解了中日人民彼此和睦相处的重要。

当上卫生员

随时准备牺牲

1945年11月,东北抗日民主联军派人来到开拓团,动员日本女子去当随军卫生队护士,17岁的歌子义不容辞地参加了。初到部队时,歌子很不习惯,她们住在一间临时用做病房的仓库里,里面横七竖八地躺了很多伤兵,虽是冬天,却闷热异常、恶臭难忍。

歌子所在卫生队医疗条件很差,医护人员人手不够,歌子常常一人干几个人的活,有时还把自己的血输给伤员。每天早饭过后,歌子就开始了看护伤员的工作,直到傍晚才回宿舍。晚上还要消毒绷带,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

队伍总是在晚上行军,四周漆黑一片,歌子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决不能掉队。她记得部队在长白山深山中行军,常被大雨淋湿。因为是严冬,一个人决不能打瞌睡,否则会被冻死。在部队里大家没什么男女意识,几个人偎依在一起用稻草盖着睡觉,吃饭时折下小树枝削光滑一些就当筷子用。

军旅生活虽然辛苦,歌子却觉得很充实。每天早上6点起床,然后喊着口令跑步。行军时大家还意气风发地唱歌,歌子至今还会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团结就是力量》、《东方红》等歌曲。歌子没有系统地学过中文,起初不了解歌词的意思,战友们就用小木棍在沙地上写字教她认字。在卫生队里,与歌子一起的还有一位日本女孩,两人相约,如果谁在战斗中牺牲了,另一位要拿着对方的一撮头发回日本。她们经常想家,有时梦呓般地说:要是没有日本海该多好啊,我们就可以走路回家了。不过,卫生队的人都很照顾这两个日本小妹妹,行军时经常让她们坐在马背上。

怀着赎罪心

被共产党感动

行军时部队住在百姓家里,歌子感觉百姓对共产党军队很友好。有一次,歌子刚脱下帽子,房东老太太就惊讶地说:“原来你是个女的,这么小就当兵真不简单!”老人还拿出鸡蛋请歌子吃,歌子说部队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能随便吃百姓的东西。歌子说:“共产党的军队里不管当官的还是当兵的都在一起干活,吃一样的饭。”

有一件事让歌子永志不忘。一次,在街上碰到一位卖甘蔗的老太太,歌子见她脸上有个伤疤,便问她怎么回事。老太太说:“是被日本鬼子用枪捅的。日本鬼子要强拉走我的女儿,与他们拼抢时被刺刀捅了。”歌子立即告诉老太太:“我就是日本人。”没想到老太太一点也不惊讶,反而善解人意地说:“你跟日本鬼子不一样,日本帝国主义才是日本鬼子,日本人民和我们中国人是一样的。”听了这话,歌子感动得流下泪来,心想:日本侵略军在中国做了那么多坏事,我现在参加中国革命军队,要尽自己的力量来补偿。

“是中国军队和中国人民培养了我。”歌子真诚地说。她还特别欣赏共产党内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作风,干部、士兵不分等级,互相提意见,自我反省,以此来加强部队的思想力量。

有一次,歌子被派去学习营养学,回去后特意为部队干部做了一顿饭,没想到那人竟然把歌子做好的饭打翻了。倔强的歌子和他顶撞起来:“你是共产党员,本应该教育好我这个日本人才对,怎么能以这种态度对待下属?!”过了两天,政治委员来到歌子的住所,向她表示歉意,那位发脾气的干部也受到了处分。直到今天,歌子还在感慨,当年的共产党军队多好啊,没有等级观念,当官的犯了错,照样受处分。

迎来新中国

她流下了热泪

在新中国成立前的两三年里,歌子随部队转战南北。在她的印象中,打得最艰苦的一役是1946年春的四平街攻防战,经过4次进攻才打下来。

在四平街,部队得不断地躲避国民党飞机的狂轰滥炸。当时,歌子碰到为共产党军队培养飞行员、东北抗日民主联军航空学校的日本教官林弥一郎,就“质问”他说:“你为什么不早点让我们八路军的飞机上天啊?”后来,林弥一郎在很短的时间里为八路军训练出了优秀的飞行员,可以说歌子给了他莫大的鼓励。后来,曾为新中国的成立做出贡献的日本人回国后成立了“中国归国者友好会”,林弥一郎担任会长,今天歌子提起他时,仍尊敬地称他为“会长”。

1947年,歌子随部队来到沈阳,在那儿她才有机会洗了一次几年都不曾享受的热水澡。1949年天津解放,国民党军节节败退,歌子所在部队几乎不战而胜。从汉口渡江到武昌,在那儿他们迎来了新中国建国的大喜日子,歌子与战友们一起欢呼雀跃,留下了幸福的热泪。那一刻,她完全把中国当成自己的国家了。

1949年11月,歌子随部队北上,第二年1月到达哈尔滨。后来,歌子又南下到井冈山的第七十二预备医院工作。1952年,歌子收到父亲来信,信上说:“请一定回来……”1953年,歌子办好了回国手续,依依不舍地告别战友回到日本。

延伸 她想回中国安度晚年

1978年1月,本多歌子随日本归国者访华团访问中国,时任中日友好协会会长的廖承志接见了他们。廖承志亲切地问她:“什么时候参军的?”歌子自豪地说:“17岁就参军了。”廖承志感叹道:“真不简单啊。”这段对话让歌子回味至今。廖承志还送给她一幅字:加强友好,并肩前进。这幅字现在还挂在她家的客厅里。

回首在中国的16年经历,本多歌子说她把青春献给了中国,把中国留在了心中。共产党的教育令她印象最深的是“为人民服务”和“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些教益影响了她的世界观,照耀她的人生。

回到日本后,歌子在横滨一家精神病院当了35年护士。她说自己一直以“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精神与同事真诚地交换意见。

在工作之余,本多歌子经常到日本一些大学演讲,向年轻一代介绍中国的事。她挂起中国地图,细数自己在大江南北留下的足迹;她复印了许多份“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送给学生,讲述当年中国人民军队神奇的力量。每年的“八一”建军节,她都会受到中国驻日大使馆邀请,参加建军节纪念活动。如今,中国战友还经常给“本多战友”写信,邀请她去中国。歌子说,她特别想去中国安度晚年。

赣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岳阳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北京维尔口腔医院马方
乌鲁木齐第一人民医院分院怎么样
绵阳治疗早泄方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