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体育

作为女配的自觉 第八十三章 宫斗总得来一发

来源: 作者: 2019-10-11 21:23:46

作为女配的自觉 第八十三章 宫斗总得来一发

御寒天有些焦躁,把人捞到床榻便虚压在她身上,大手毫不留情的揉捏着她同样剧烈起伏的胸脯。

这背一靠床板,青骓就清醒了不少,握草,卜算子刚才还在这张床上坐过呢,如果他藏在这个房间里的某个角落怎么办?她绝对没有让人看活春宫的习惯。

“等等等!”她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拼命推搡着御寒天结实的肌肉。

御寒天果然停下来了,只是面色因为****的熏染变得恐怖。

她吞了吞口水,“现在不行。”

“为什么?”剑眉紧了紧。

是啊,为什么呢?青骓眼睛滴溜的转,绞尽脑汁想着理由。

察觉到身体上方的视线越来越炙热,她紧张得脚趾都蜷缩起来了,总不能说她担心有人躲在房间里某个角落津津有味的等着看或春宫吧!

一想到床底就是最好的藏身之处,她就觉得浑身鸡皮疙瘩。

“你是对的。”御寒天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啥?”她摆正头看他,这货思想觉悟怎么忽然拔高了那么多?

御寒天虚压在她身上,两手枕在她扑散开来的秀发上,目光深沉,“等我做到了那件事,我才会要你。”

“哪件事?”青骓有点迷糊。

“没有关系,你不记得也没有关系,我记得就好。”御寒天翻身下床,顺道帮她把衣服拢好,又去帮她把散乱的头发摆弄好。

青骓傻傻的看着他下身雄赳赳的小帐篷,额头一软,温热的触感一触即离。

看着御寒天坦然自若的开门走出去,丝毫不管身下小兄弟欲求不满的挺立着,她只想竖起大拇指,“好定力!”

等确定听不到走路的声音后,她立刻翻身而起,趴在床沿往床下瞅着,“卜算子?”

床底空空如也,难道是藏在桌子底下,或者房梁上,还是在柜子里?

半个时辰后,青骓累得瘫坐在椅子上,这大活人根本不在嘛。

接下来几天,她一直等着卜算子,偶尔做梦的时候会梦见他坐在床边,重复那天说的话。

没等来御寒天,没等来卜算子,等来了纳穗。

她还是像往常一样,面露慈悲,让人看着就讨厌不起来。

青骓把人迎进来,看着对方款款而坐,忽然有一种接下去要宫斗的感觉。

这一想,她觉得空气都嗅着火药气息。“你等等阿,我去给你弄茶水。”

“没关系的,我知道你不喜欢人来打扰,所以我茶水已经自带了。”纳穗说完挽起袖子,果然手上提着一个银质小壶。

青骓讪讪坐下,“好,好贴心。”

“寒天这几天去了九天。”纳穗柔声道。

“他去九天了?怎么也不说一声?”看见对方依旧柔柔的笑着,青骓一抹额头,唉,总算把宫斗剧本第一句接下去了。

她虽然挺意外御寒天怎么忽然跑到天上去了,但她又不是他妈,犯不着他去哪里都要问上两句,如果纳穗想用这件事宣誓御寒天更看重自己的话,那她只能说:这是八点档看多了吧!

不过这剧本得接啊,她还有点期待的,毕竟一路走来,男主的女人缘已经被他自己糟蹋得七零八落了,目前也就剩下纳穗这么一个硕果。

纳穗继续道:“那日,我故意从城门口跳下,便想看看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

青骓心里骂道,这些人一个个都是神经病吧,要测试别人还要把命给搭上,脑子进水了?

见她不说话,面色怪异,纳穗鼓起勇气,“他离开的时候,我曾经提出想和他一世一双人,他并未回应,也并未拒绝,我日日夜夜倾听神的旨意,希望神能够给我一点指引。”

青骓不语,内心腹诽,神又不是居委会大妈,还管你高龄剩女找匹配青年么?

不对,纳穗和神的关系是传与接的关系,御寒天说过要办一件事,还说即便是她忘记了也没有关系。

“纳穗,你回答我,这一次他到九天是不是去找一样东西,或者说通往某个地方的通道?”青骓的心砰砰直跳,她有预感,原本遥不可及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

看到纳穗诧异的神情后她就知道了,没错,他一定是想那么做,她早就该想明白,为什么他忽然要把纳穗留在身边,忽然对她那么纵容。

青骓起身,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下定决心般,“纳穗,如果不想死的话,现在立刻收拾东西走。”

纳穗那双明亮的眼眸立刻蒙上了一层薄雾,眼神却有一抹坚定,“这也是我来这里的目的,请你离开这里吧。”

两个女人对峙,青骓咬牙切齿,“这是我最真诚的建议,不听后果自负。”

纳穗抬起细弱的头颅,定定的看着她,“他既然未拒绝我,便说明他对我有意,我不想放弃。”声音顿了顿,“放心,我不是那种坏女人,也不会让他赶你走,要选择谁,就让他自己决定吧。”

青骓用平平仄仄的声音木然道:“那还真是感谢你啊。”

已经无话可说,纳穗理了理裙摆,道:“今天打扰了,我先走了。”

她开门,对门外的老仆人点头,老仆人跟在她后头离开。

那不是即墨月阳家的老仆人么?怎么上这来了?难道即墨月阳和这件事也有关系?

青骓在屋里烦躁的走来走去,暗骂自己后知后觉。御寒天那天说要办成一件曾经允诺她的事情,并且对纳穗一反常态,那只能说明,纳穗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

而纳穗身上价值最大的东西,就是她能够和神进行某种联系,御寒天很可能是要借助纳穗,找到神真正的位置!

弑神!

多年前她意气风发的对被踩在底端的男孩说出这两个字,多年后,她知道大概已经回不去了,内心对弑神也渐渐淡忘,甚至觉得是不可能做到的事,而那男孩,已经成长为顶天立地的男人。

而他,却一直记得,或许一直朝着那条道路前进,从未离开过。

她忽然想起在人界乡下发现七星九转图上记载了人界灾祸的时后御寒天曾经问她想要怎么办,那时候他是否也在挣扎,是要继续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还是要继续前行。

是她帮他做出了选择。青骓觉得浑身冷飕飕的,像掉进了冰窟。

只有找到御寒天,才能正式这一切是否如她所推测般。

青骓急匆匆往门外走去,一踏出门口才想起御寒天这几天不在。

她并未回去,而是换了一个方向,朝着魔界的方位走去。

半个时辰后,青骓悲催的发现她迷路了,没有几个人住的宫殿为什么要建得那么大!简直就是劳民伤财,简直就是一点都不环保!

“破地方,来个人啊!”她边喊边转身,看到老仆人站在身后的时候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来的?”

老仆人不语,浑浊的双眼准确无误的看着她所在的方向。

虽然是个怪人,好歹是个活的喘气的,青骓道:“我要见即墨月阳。”

那老头听了也没什么反应,只是转身往北面的方向走了几步,然后停下来侧头看她。

青骓追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没有多久,居然绕出来了。

再进魔城,城内景象却变了很多,青骓还记得,那****与御寒天在屋顶看魔界的时候,魔界的金色梧桐照亮了半边天,十分好看,而现在所有的梧桐树都拔地而起,被随意丢在路边。

来往的魔界百姓漠不关心的从枯萎的梧桐叶上走过。老仆人察觉到她脚步放缓了

,也跟着停下,浑浊的眼睛看着她的方向。

“没什么,走吧。”青骓压下心头不好的预感,率先朝山头走去。

脚踩在枯萎蓬松的梧桐叶上,青骓总是跟不上走在前头的老人,后面索性不追了,慢悠悠的顺着上山的阶梯走去。

从那次大战九头龙过去后,她就再也没有得到即墨月阳的消息,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人再提起即墨月阳这个人。

那次他应该被九头龙揍得挺惨的吧,现在说不定正在疗伤?她胡思乱想着,走到山顶也不觉得累。

到了即墨月阳的宅邸后老奴仆将她带到“望归”阁后就朝另外一条路走去。

“喂,你等等,我是要找你的主人,不是要来这里。”青骓喊完已经看不见那老奴仆的影子。

她推门而入,一片金色的梧桐叶恰好落在脚前,弯腰将梧桐叶拾起,进门。

房间内摆设还和她离开时一样,桌子上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她转了一圈,推门而出。

忽的脚下一顿,她又返回屋里,关上门等了几秒周,又推开门。

庭院还是那座庭院,阁楼还是那个阁楼,一切都没有变。

果然,当初是被即墨月阳那个混球算计了啊!‘

青骓气势汹汹的杀到即墨月阳的寝宫,大门敞开了,屋内夜明珠还亮堂着,房间内却空无一人。

镶嵌着无数珠宝玉石的长塌上,一本册子反面向下放着。她将书拿起,盯着书页上的血迹。

两掌宽的纸张上全是凝固的血迹,上面的字模糊不清,看得人心发慌。

这里发生了什么?即墨月阳是不是有危险?她转身朝外跑去,和进来的人撞了个正着。

你们绝对不会想到我今天双更的,惊不惊!喜不喜!哈哈哈哈哈

营口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淮安治疗性病的医院
普洱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营口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淮安治疗性病方法

相关推荐